小野马的降生使得新疆野放野马的数量达到164匹,目前已经远离了原来的野放点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11月15日

  经过6年的野放生活,曾经流离失所的普氏野马在它们的故乡——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自然保护区,现已形成了相对稳定的野生种群。目前,普氏野马野外种群已达7个,小群有3匹,大群有16~17匹。
  据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主任曹杰介绍,自2001年8月首次放野27匹野马以来,经过几次补充,目前已有55匹野马能自由驰骋在原生地的戈壁荒漠上,其中20匹为野放野马外,其余都是在野外出生的小马,小马的比例已接近70%。研究中心通过持续跟踪发现:截至目前,完全野化生存的普氏野马已繁殖了36匹小马驹,繁殖成活27匹,平均繁殖成活率70%。野放野马种群不断扩大,第二代、第三代小马驹开始陆续在野外诞生。
  据欧洲区普氏野马繁殖计划负责人、德国科隆动物园园长孜莫曼女士介绍,卡拉麦里山有蹄类自然保护区的野放野马已经逐渐远离了保护者,开始了自由自在的生活。
  曹杰说,今年下半年放野的一个野马种群,目前已远离了原来的野放点,深入到卡拉麦里山保护区的核心区域西部,活动在离野放点120多公里的沟谷地带。
  野马活动范围的不断扩大给监测工作带来了困难。研究中心工作人员曾试图根据GPS定位的野马项圈接近野马,可野马在距离曾经的“保护者”和“繁育者”数百米外,就如闪电般飞奔离去。曹杰说,为野马佩戴的GPS项圈,可以帮助科学家们掌握野放野马的行踪,但目前只有3匹野马佩戴了GPS项圈,平时还得靠望远镜监测。正在此间进行野马国际联合科考的动物学家、地理学家和生态学家们曾通过最新的卫星遥感地图找到了野放野马的活动踪迹。
  学名为“普尔热瓦尔斯基马”的新疆野马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是目前地球上惟一存活的野生马,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列入附录I物种。1985年,林业部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从国外引回野马后制定了适应性饲养-栏养繁育-半自然散放试验-自然散放试验-自然生活的野马种群的方案。经过保种、扩群、野化研究实验等工作,这些野马现已渡过了适应关、繁殖关(1988年),及其子一代(1992年)、子二代(1995年)、子三代(2004年)繁殖关,并陆续放归野外,实现了野外成功繁殖。
  据介绍,目前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在册记录野马356匹,共繁殖了4代311匹,其中,圈养繁殖275匹,繁殖成活231匹,平均繁殖成活率85%;放归野马繁殖36匹,繁殖成活27匹,平均繁殖成活率70%。中心现有野马216匹,其中圈养117匹,野外野放55匹,半散放44匹。

经过六年的野放生活,曾经流离失所的普氏野马在它们的故乡——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自然保护区已经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普氏野马野生种群。

形成17个种群,向外国提供种源 普氏野马祖籍地续传“香火”

  今年,23匹普氏野马驹先后在新疆卡拉麦里山(简称卡山)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出生。位于卡山自然保护区南缘的新疆野马饲养繁殖研究中心,也有8匹普氏野马驹降生。这意味着今年已有31匹小野马在“祖籍”地准噶尔盆地降生。
  今年出生的野马驹全部成活,野马数量已达164匹   记者从卡山自然保护区了解到,工作人员确定今年在野外出生的普氏野马驹已全部成活,而且都很健康,完全适应了野放的生存环境。
  保护区工作人员说,每年4月到6月,是野马生育期。6月10日,世界上唯一有记录的普氏野马双胞胎喜迎满月,双胞胎小马驹均为雌性,分别叫路路和冉冉。小野马的降生使得新疆野放野马的数量达到164匹,“这是目前为止监测到的数量,因为野放的野马不可能做到完全监控,也有可能还有没被监测到的。”
  普氏野马曾栖息在从准噶尔盆地到蒙古高原西南部的荒漠草原地带,是现今世界上唯一保留着“始祖马”基因的珍稀物种。由于捕猎和环境问题,普氏野马的野生种群20世纪60年代在我国灭绝,存活的普氏野马都被圈养。
  新疆卡山自然保护区成立于1982年,位于北部准噶尔盆地,总面积1.4万平方公里,是我国第三大自然保护区。
  1986年,我国林业部门从英、德等国引回普氏野马,在卡山自然保护区养殖,并成功野化放养。2001年在新疆展开野化繁殖工作以来,普氏野马的野放数量逐年增加,形成17个种群。如今,新疆已开始向外国提供普氏野马种源,繁育的大多数野马也逐渐远离保护者的照料,开始形成相对稳定的野生种群。
  改善野生动物栖息地现状,为野马佩戴卫星定位项圈
  尽管如此,普氏野马在全世界仍仅存1000余匹,新疆境内野放和圈养的普氏野马仅不到300匹。
  卡山保护区也面临尴尬。据了解,过去10年内卡山自然保护区接连6次遭到调减,面积由1982年的1.8万平方公里缩小到1.28万平方公里,削减面积近1/3。
  去年7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发文,暂停此前做出的第六次调减决定,停止保护区内旅游开发活动,把前5次已调出但具有较高保护价值的部分区域重新划入保护区进行保护。
  保护区专门安排值班人员,每月有4—5名护林员在野马活动区域巡视,并定期清理野马饮用水源地。保护区工作人员介绍,有些种群活动范围比较大,跑得远,经常找不到,所以保护区运用高科技设备,通过远红外相机、卫星定位项圈等高科技手段,监测野马的生存状况、迁徙规律以及有没有人为破坏活动。
  今年3月,卡山保护区为两个种群佩戴了卫星定位项圈,每天可以定时传回监测对象的移动速度、具体方位等重要数据。保护区工作人员表示,计划今年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继续为其他种群佩戴项圈,“毕竟人类活动会对野马造成惊扰,佩戴项圈之后,就能省去人工巡视,更好地保证野马的野放生存状态。”(记者 李亚楠)

记者近日在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采访时了解到,自2001年8月首次放野以来,已经有三批共55匹野马自由驰骋在“原生地”的戈壁荒漠上,野放野马的种群开始不断扩大,孕育在野外的第二代、第三代小马驹开始陆续诞生在野外。

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通过持续的跟踪发现:截至目前,完全野化生存的普氏野马已经繁殖了36匹小马驹,繁殖成活27匹,平均繁殖成活率达到70%。